鄉間小路:始終如一的香草家族



文圖 董淨瑋

「你知道薰衣草是什麼吧?十三、十四年前,當我們跟消費者介紹薰衣草時,都被吐槽說明明是芙蓉,哪是什麼薰衣草、香草又是什麼東東………」

回想早期推廣香草的經歷,何嘉祿和洪奇妙這對因香草結識的夫妻,臉上都浮現出興味盎然的神情,輕輕的笑容有如香草般輕盈,背後卻承載了沉甸甸的青春歲月和創業艱辛,一路寫下國內香草產業的發展歷程。香草於他們,從來不只是業餘愛好,也是各自生命故事的重要轉捩點。

總是抱著實驗心態和滿腔香草熱情的何嘉祿。

玫瑰班長變香草班長


雲林土庫本地人的何嘉祿,原本在食品公司擔任業務主管,捧著離家近、待遇佳的金飯碗,卻因一趟田尾之行「煞到」玫瑰花,意外開啟業餘玫瑰農夫的生涯。不過,這個業餘農夫有點不一樣,不只是利用閒餘時間種植,還大膽組成玫瑰產銷班,帶著班員到處參觀、聽演講、拜訪學者,一頭栽入玫瑰品種迷人又廣闊的花海中。

「當時,雲林、嘉義一帶的花農都認識我,因為我是唯一沒把花送到拍賣市場的玫瑰班長!」何嘉祿大笑著解釋,並不是他不願意把花送往拍賣市場,而是因為不噴灑農藥花相不佳,只能直接送到附近的花店賣。隨著品種蒐集和專業技術日漸成熟,原本作為休閒興趣的兼職已經無法滿足,最後,他不顧父母反對辭掉正職,正式投入玫瑰花的育苗和種植,轉入農作生涯。

香草大集合:上排(左)芳香萬壽菊、(右)左手香;下排(左)金蓮花、(右)香蜂草

即便轉為專職花農,他仍堅持不噴藥的原則,但很快就發現以臺灣的氣候條件,要種出安全的溫帶玫瑰花,無異是癡人說夢話……未來不可期的產業前景,讓他開始留意到一樣有著醉人香氣的香草植物。一次電視上的訪談節目,他認識了素有臺灣香草教父之稱的尤次雄老師,並北上拜訪、討教當時香草資訊缺乏的種種資料,頻繁熱烈的互動,兩人更因此成為香草死黨,一人主推推廣一人著重栽種,在那個香草仍不被認識的年代,以臺灣香草家族協會為單位和他個人的熱情,來回奔波於園藝學界和苗圃業界,把分散在各界的香草同好和專家,慢慢串成一個網絡,業界也幾乎無人不曉這位瘋狂求知的班長。

家族經營的精油廠,瀰漫著木質和香草的氣味。

精油家業轉型遇香草


當何嘉祿奔波於香草界的期間,從小在樟腦油工廠長大的洪奇妙,也因著家族事業面臨轉型之際,而與香草相識。

「我們從小就是童工,要幫忙分類芳樟、本樟原物料,還要顧火顧得全身都是汗,不過也會偷偷烤地瓜和魷魚,苦中作樂一下!」整個童年和學生時期,幾乎都在家中精油工廠幫忙的洪奇妙,從小就因為林林總總的調製工作,練就靈敏的嗅覺和味覺,她深知些微的香味差異背後,是一連串製程和原料的微調,對於香氣的喜好和敏感,在這個時期打下深厚的基礎。

即便後來到外地念書,家中的樟腦油萃取事業仍未間斷,全盛時期,除了南投名間的住家廠房,還在高雄甲仙和花蓮瑞穗設廠。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,讓當年僅22歲的她得休學、到花蓮管理工廠,形容獨自被丟包到東岸的她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,只能靠自己一磚一瓦蓋起廠房、雇工管理,這一待就是八年光陰,奠定下加工管理和生意往來的頭腦。

香草世界花葉迷人,隨手採摘就是芳香世界。

然而,隨著國內禁伐樹木的政策實施,直接衝擊樟腦事業,工廠業務一夕凋零,家族事業被迫暫停,讓她一度以進口國外精油和芳香民俗療法為業,並苦思如何替精油事業轉型。就在這段期間,意外在研討會中認識了已經在種香草的何嘉祿,她發現在當時不多見的香草,可能就是轉型的關鍵素材,因而勤跑何嘉祿的香草農田,一面請教香草品種和種類,一面帶回家試種,研究粹取精油的可行性。「我看他種都很簡單啊,結果第一次跟他買回家種的香草,全部死光光!」她提起初次栽種香草的經驗,第一仗雖然灰頭土臉,卻不影響她對香草植物的入迷程度。

被家人形容「撩落去」香草世界的她,除了持續研究香草精油之外,第二年更進一步和何嘉祿等同好成立臺灣香草產業策略聯盟,結合異業成員多元推廣,「那一年喔,我常常車上載著小型蒸餾器,然後殺去班長的農田摘香草,就這樣四處跑,不管在哪裡、有幾個人,只要有人對香草有興趣,我們就免費去講!」經常一個禮拜不見人影的她,成了家人口不務正業、不知道在忙什麼的香草狂熱份子。

榮獲日本大賞的香草醋,已成功打進日本市場。

香草牽手走出產業路


當兩個香草狂熱份子,因香草牽線相識、相戀而成家,會發生什麼事呢?

「當然是努力讓這個興趣可以當飯吃,有營收才能走得更長久啊!」一個在栽種技術和品種蒐集有所突破,一個擅長與外界聯繫推廣,他們很有共識的思考如何把香草經營成產業。起初,兩人善用所擁有的品種,大量馴化栽培、育苗,土法煉鋼的以香草苗為主力商品,親自開著小貨車送貨到全臺各地的休閒農場,而後甚至也租地開了香草農場,供團體預約導覽參觀,忙碌的程度像是飛快打轉的陀螺,無法想太多,只能不停運轉。

然而,高速運轉的核心,卻沒有太大收益……幸好,幾次將過剩的香草送給需要的學校老師或專家朋友,得到可朝向加工研發的回饋建議,也願意協助開發產品,這個建議像是一盞明燈,替焦頭爛額的兩人,開了一條新路。同時,也讓他們從第一級生產的農夫之列,轉為具有加工思維和製做產品的第二級生產模式,解決香草原物料無處可去的窘境。

「開始研發商品那幾年,因為我們不熟悉製作過程,幾乎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情,我壓力大到免疫系統出問題,很長一段時間必須吃類固醇……」洪奇妙訴說那段轉型陣痛期,必須同時研發食品類、精油類和清潔類產品,還要找廠商和食品專家,討論如何以天然無添加人工香料的製作方式,經過長達兩年的試驗黑暗期,才終於一口氣推出百餘種產品,正式邁入找客戶的階段。

不添加香精的精油,會因著香草產地和產期略有差異。

幸運的是,後期的包裝行銷部分,在農政單位的補助下得以全力發揮,以兩人堅持的外銷日本產品的標準製做,並積極參加國內外的食品展,終於一舉獲得日本福岡大賞獎和臺灣的包裝之星、臺灣好伴手等獎項肯定,讓一路堅持「真材實料人家還是會看到」的產品精神,成功打入日本和韓國市場,成為國內罕見的外銷加工業者。
「其實,種香草的邏輯,和別的農產品很不一樣,不是用栽種面積和產量來衡量收益,而是融入生活文化的程度。」談吐優雅的何嘉祿,認真分析香草產業的分別,和分享多年來走訪各國的香草文化,顯現出生產者和推廣者的角色並重,才能走出屬於香草的產業大道。現階段的香草原料,除了運用在自家的香草餐廳,更多是運用在研發不完的加工產品中,農田和實驗室,就像是兩人當初的香草基地,仍持續抱著「玩香草」的心態繼續著!

運用自家香草開設的蔬食館,深受女性顧客喜愛。


奇香妙草香草公司˙何嘉祿&洪奇妙
雲林縣土庫鎮新建路6-5號
05-5350001



本文摘自鄉間小路2013年7月號,由豐年社提供
>看詳細鄉間小路介紹
>快加入鄉間小路Facebook粉絲團

延伸閱讀

iGarden 花寶愛花園 iGarden Editor

華人園藝第一站!用心愛植物,就在 iGarden 花寶愛花園,精選進口花卉植物種子品種推薦,達人給您專業種花栽培建議。從 2000 年開始,我們持續耕耘園藝內容,累積豐富的資訊,想進一步了解本園藝部落格的故事嗎?就看-「iGarden園藝文摘Plus」單元簡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喜歡我們的主題嗎?留言給我們鼓勵與建議吧,也歡迎加入我們的臉書粉絲專頁,與花友交流~

栽培種花有問題?歡迎到 iGarden花寶愛花園本站 向園藝達人發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