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謎擂台:第737回

第737回花謎擂台 | iGarden花寶愛花園

猜猜看圖片中的植物名稱為何?

本次獎品:觀賞辣椒 琦莉種子一包
本次活動日期:2018 5/22 - 6/4止

傳承古法的農村學校-深溝國小食農課

深溝國小附幼孩童準備採收青花菜。
文/李盈瑩 
攝影/簡熒芸

位於宜蘭員山的深溝國小,四周除了零星聚落,一眼望去盡是稻田,開闊的校園有老樹挺拔、有天然湧泉自地底冒出,外圍溝渠則有水生植物與魚蝦螺蚌暗藏其間。這座農村小學的孩子,從學齡前就開始接觸泥土抓蟲種菜,上小學後融合鄉土教育,一路銜接至中高年級的種稻學習。以育秧起始,晒穀為末,熟悉餐桌上的米菜從何而來。

學齡前的種菜初體驗

深溝附幼的食農課程從 2013 年起跑,當時因多出一筆經費,校方決定用於灑水系統建設,校內菜園的雛形於此展開。由於學齡前的孩童氣力不夠,開墾的部分會號召家長前來翻耕,地整好後,學期初教師就讓家長各自帶孩子去苗行,挑選適合當令時節的菜苗與種子,由孩童帶來學校。栽種前,老師會先在課堂上引導學童認識各種瓜類、茄科的幼苗,比如第一對子葉與本葉的樣貌差異,還有各種菜苗的葉形變化,隨後就讓孩童拿著小鏟子,把菜苗植入泥地,靜待茁壯。

為培養孩童的責任心,教師刻意將菜園上的植株平均分配給每個人照顧管轄,只見一個個小蘿蔔頭蹲在所屬的作物前,用一雙雙小手把初發的雜草除淨,一會誰找到了正在啃食葉片的紋白蝶幼蟲,放手上把玩一番;一會則是小女生發現葉片上的小白紋毒蛾幼蟲,趕緊連著葉片放到一旁草叢。

他們知曉青蟲跟馬陸可以玩一下、那些帶有鮮豔毛叢的蛾類幼蟲有毒不能碰,也知道蝸牛身上有寄生蟲,摸到了一定要洗手。他們熟悉泥地,對蟲子興味盎然,與此同時也懂得保護自己。

採訪當日,去年秋作栽植的青花菜正值採收期,陽光照耀下,小孩頂著紅蘋果般的臉頰,蹲在挺拔的青花菜前笑說:「它長好大噢,快要比我高了!」在老師的協助下,他們將一株株青花菜採收下來帶回家。

數個月以來,每週兩次的課程,從移植、放肥料、除草、澆水、用辣椒水驅蟲,一路走來所得不易的成果,似乎跟菜市場買回來的果菜不太一樣。

因為與作物產生情感連結,加上團體動力催化之下,原本孩童普遍害怕的幾種蔬果竟也解除魔咒,一回老師將全班種的青椒切片並沾佐梅子粉,大夥爭相吃食,從此就敢吃青椒了!

尋找葉菜上的毛毛蟲也是小農夫的工作之一。

循序接軌的課程規劃

孩子在學齡前透過日常農事的經驗累積,逐漸熟悉泥土的氣息,也懂得靜下心來觀察菜園裡的草木與蟲。進到小學,低年級階段延續種菜課程,中高年級則開始種稻學習,校方安排四年級學生做秧床、育秧苗;五年級挑起種稻大梁;六年級則負責販售收成的米,以籌措畢業旅行基金。

深溝國小 2014 年首度嘗試種稻課程,當時請來在地老農陳榮昌擔綱講師,但七十多歲的陳榮昌年事已高,且負責的田區占地廣大,因此次年起,同在深溝種 \稻的小農曾文昌便充當陳榮昌的貼身翻譯,將老人家一口道地的宜蘭腔,轉化成孩子足以理解的語言。再隔一年,曾文昌就獨立帶領各屆學童種稻直至今日。
 
從插秧到收割,歷經完整流程的學生今年已升上六年級,負責的班導看著孩子成長,一路有苦有樂,像是 3 月初下田插秧容易遇上寒流,雙腳得踏進冰冷的田水之中; 7、8 月在豔陽下收割則炙熱逼人。但校方巧心設計畢業旅行基金的籌措活動,作為學生共同努力的目標,種稻因而有了動力。

曾文昌負責深溝國小四、五年級的種稻課程。

種稻課的苦與樂

種稻相對於種菜門檻更高,得捲起褲管,下到泥濘的水田之中,有些學生覺得好玩、樂此不疲,拎著水桶埋頭找螺,把狂嗑秧苗的福壽螺現行犯一一揪出;但也有少數學生怕髒、怕過敏而不願下田。一路帶領學生種稻的曾文昌便想出「岸上協助」的機制,讓不下田的同學負責割田埂草、清洗工具,或拋擲高麗菜葉至水田中,吸引福壽螺來吃。曾文昌說:「這是屬於班級的團體活動,收成既然是全班共享,那麼人人都要有付出,才能做到公平。」

這星期兩小時的課程接近尾聲,一個小孩緊捏著褲子,原來上岸時腿開太大褲襠破了;另一頭,幾名學生嚷嚷說「今天看見了水蠆、蛤仔及水蛭」;還有一位專注找螺的小男生說道,以前回阿嬤家的時候都是跟阿公坐在機器上插秧,這是他第一次「人體」下去種田!

種稻課多半以學生為主,唯有在收割時,會邀請家長來協助手工收割,陪同孩子操作困難度較高的脫穀機。而家長對課程的評價,其實有些兩極。認同的家長會積極認購採收後的稻米,或協助上網販售,但也有部分有務農背景的在地家長,則認為小孩是來學校念書,不是來受苦受難,對種稻課程產生疑慮。

曾文昌帶孩子觀察秧苗的生長情況。

食農之外的在地知識

除了讓學生親自參與農事的「食農教育」,深溝國小也將特色課程擴及「歷史人文」與「水資源」兩大主軸,根據課程難易度,安插於各年級的課程中。

如《話說員山》一書中提及,早年蘭陽溪水時常氾濫改道,今日的深溝村在洪水日積月累沖蝕下,逐漸形成一條深不見底的溝渠,因而名為「深溝」。後來蘭陽溪修築堤防,雖不復見氾濫情事,但鄰近各村仍習慣在每年農曆年底,至溪畔「拜陂」,祈求大水不會淹過堤防。

在深溝國小的課程中,老師便會帶領學生參訪拜陂儀式,以及像是早期用來榨蔗的大石磨等在地文物,還有昔日遺留下來,專為運蔗小火車加水的拱形「火車港仔」等。透過室內課程與鄉土參訪,一一從昔日的水文、飲食文化、運輸各面向,豐厚在地農業的背景知識。

知識與實作雙管齊下,讓較早推行食農教育的深溝國小,發展出自己的特色。後來在縣府政策的推波助瀾下,許多學校也逐漸加入食農特色課程。然而,許多市區學校因空間受限,僅能在走廊以保麗龍箱種菜。若要說深溝國小的特色,大概就是地利、人和,這裡有與大地相連的校園綠地、緊鄰的稻田、乾淨的水源,加上近年來從事友善耕作的小農群聚,提供了豐富的經驗及人力挹注,就是這所農村小學最可貴的資源。

(摘錄自 2018 年 5 月號《鄉間小路》)



本文摘自鄉間小路 2018 年 5 月號,由豐年社提供
>看詳細鄉間小路介紹
>快加入鄉間小路Facebook粉絲團

延伸閱讀

四月的花:2018年4月iGarden頂樓花園實錄


今年頂樓花園的第一朵萱草花綻放囉!預告著五月母親節的到來。四月的頂樓有著跳躍的鮮豔六倍利、香甜的野草莓,與粉紅的美女撫子、桃紅的四季海棠、紫紅的西班牙薰衣草、赭紅的腋唇蘭,每朵花朵都非常吸睛、令人流連忘返。

六倍利 噴泉-混合
[2018年4月2日] 六倍利噴泉-混合為蔓性品種,枝條會明顯地向外伸展。幾天前只有幾朵小花點綴在枝頭,晴朗的好天氣,讓花朵像噴泉般,源源不絕持續開出來。

野草莓 黃果
[2018年4月3日] 野草莓的果實雖然小,風味卻像是濃縮版的草莓,一入口就滿口生香,吃了還想再吃。

✔ 園丁小提醒:草莓何時採收?
記得要等果實散發出香氣再採收,此時的甜度跟香氣才達最大值!


[2018年4月3日] 花友詢問:種植的黃果草莓現在也長得好大,但還沒結果,原因為何?

園丁回答:野草莓植株要長到一定大小才會開始開花,可以稍微翻開一下葉子,有時花莖會藏在葉叢中。這是我們的野草莓 黃果,已經採收好幾粒果實了!我們會輪流施花寶(一週花寶二號、一週花寶三號),水份也要充足,果實就會飽滿。


薰衣草 飛旗-粉
[2018年4月9日] 去年秋天同時播了五款不同品種的西班牙薰衣草,目前由薰衣草 飛旗-粉拔得頭籌,率先開花,其它品種也都冒花苞了,期待!

美女撫子(石竹)心動-粉紅魔法

[2018年4月10日] 美女撫子(石竹)心動-粉紅魔法 是去年秋天試種的新品種,觀察結果這品種非常適合盆植,植株高度適中,分枝性也很好,花色是柔和的粉色調,一起期待秋天種子上架!




[2018年4月11日] 黑種草 非洲新娘 中央的紫紅色花蕊,與潔白的花瓣對比明顯,更能突顯出她獨特的花朵構造。

四季海棠 費歐娜-桃粉
[2018年4月12日] 四季海棠 費歐娜-桃粉 進入盛花期,有沒有發現她的花型跟一般的四季海棠不同?開成像爆米花似的重瓣花,看起來更有份量。

六倍利 噴泉-混合
[2018年4月13日] 六倍利噴泉-混合的花莖及花朵,已經交織成密密的花毯,不管從哪個角度欣賞,都是滿開的花朵。

孤挺花
[2018年4月16日] 頂樓的孤挺花從四月初就開始綻放,部份重瓣品種花期已過,交棒給單瓣的線條花接力開放。

路易斯安娜鳶尾
[2018年4月17日] 孤挺花盛開的同時,也是路易斯安娜鳶尾的花季。這朵鳶尾花經過雨水的淋洗,多了幾分清新脫俗的美麗!

黑種草 非洲新娘
[2018年4月18日] 黑種草 非洲新娘的花朵凋謝後,結出造型特別的果實,像不像蛇魔女梅杜莎的髮型呢?

六倍利 噴泉-混合
[2018年4月20日] 六倍利 噴泉-混合是較晚生的品種,播種至花開的等待期較久,一旦花朵開始湧現,就會覺得等待是值得的!


[2018年4月24日] 拉培疏鳶尾生長周期跟小蒼蘭類似,都是夏季休眠,等到天氣轉涼(秋季)才抽芽生長。頂樓栽種的拉培疏鳶尾,花期剛好接在小蒼蘭之後,今天開了第一串花。

腋唇蘭
[2018年4月25日] 週一溫度高、陽光強,一推開通往頂樓花園的門,就聞到腋唇蘭濃厚的牛奶甜香。今日天氣涼爽,花香擴散範圍較小,靠近花朵時,還是會有正在吃牛奶糖的美麗錯覺!

萱草
[2018年4月26日] 上週就開始期待萱草花開,也擔心開花日會落在週休假日,那就沒人欣賞了。
還好是在上班日開花,讓我們能夠記錄到今年第一朵綻放的萱草。

四季海棠 費歐娜-桃粉
[2018年4月30日] 四季海棠 費歐娜-桃粉,重瓣花的單花壽命非常持久,即使最外側的花瓣枯萎了,中央的重瓣花還會持續開放。

四季海棠 費歐娜-桃粉

花卉栽培術


相關商品

花謎擂台:第736回

第736回花謎擂台 | iGarden花寶愛花園

猜猜看圖片中的植物名稱為何?

本次獎品:觀賞辣椒 琦莉種子一包
本次活動日期:2018 5/08 - 5/21止

種子變彩泉 六倍利 噴泉-混合:2018年5月桌布


因為六倍利種子細小,大多以粉衣種子(內含數粒種子)的型式供應,播種時較方便操作。而六倍利 噴泉-混合則是以裸種子的型態供應,可別被這細如塵沙的種子嚇到了,只要花時間等待,一樣可以開出滿滿的一盆花。

若想下載本月份桌布,請點選欲下載的桌布尺寸,在跳出完整桌布視窗後,請在圖片上按滑鼠右鍵,請按滑鼠右鍵點選「設成桌面底色圖案」或「設成背景」即可。

種子變彩泉 六倍利 噴泉-混合 花園桌布 |iGarden花寶愛花園
1920x1200
1600x1200
1280x1024
1024x768


這裡用幾張照片記錄六倍利 噴泉-混合從種子變彩泉的過程。雖然耗時四個多月才開花,看到細沙般的種子長出豐美的枝葉,開出令人驚艷的繽紛繁花,還是很值得讚嘆!

播種後 10 日的六倍利 噴泉-混合,子葉已完全伸展。(拍攝時間:2017/11/20)
六倍利苗株較細小,以一小叢為單位,分別定植於大盆中。(拍攝時間: 2017/12/22 )
原本細小的苗株,定植約兩個月後就長滿盆了!(拍攝時間: 2018/2/22 )
四月初開始陸續開花,花朵密不可數,呈現出彩色噴泉的效果。(拍攝時間: 2018/4/24 )

六倍利相關商品

iGarden 花園賣場花卉種子六倍利種子六倍利 噴泉-混合種子

六倍利種植延伸閱讀

野生野長的消暑種子-山粉圓種子處理與推薦食譜

文/許鈺屏 攝影/蔡易儒

夏天日頭赤炎炎,鄉野山產店的老闆煮好一鍋消暑聖品,等著前來歇腳的旅人;嘈雜擁擠的夜市裡,同款飲品也擺在攤前,吸引顧客上門一解夏日的癮──這裡頭裝的都是「山粉圓」。比起顏色多變的夏日冰品,山粉圓是一味低調的古早味。


與由澱粉加工而成的粉圓相比,山粉圓其實是一種野生草本植物的種子,俗稱「狗母蘇」或「香苦草」。

而它的種子長度不及一公分,像一顆長形小愛心,深棕色表皮略帶光澤,靠近一聞便竄出微涼的青草氣息;煮過的種子會出現一層半透明的膜,形似粉圓,更像蛙卵,所以有人戲稱它是「青蛙下蛋」。

茆木聰在八卦山脈的農園裡種植山粉圓。

放任式野草種植法

今年 73 歲的茆木聰在彰化二水的八卦山脈擁有一處農園,他時常開著藍色發財車上山,在蓊鬱林子間忙進忙出;農園裡頭不但種有咖啡、白柚、波羅蜜等果樹,也蒐集在地的山粉圓種植。

茆木聰說,過年前他會撒下前一年晒乾留存的山粉圓種子,「但我也很久沒撒種,因為每年種子都會掉滿地,隔年又自己冒出幼芽。」每年春夏,山粉圓努力地從土壤中迸生嫩芽,它的葉子與薄荷葉相似,搓揉後還有股類似九層塔的氣味。

山粉圓葉類似薄荷葉,搓揉後有微涼青草香氣。
山粉圓本來就適合生長在山野間,播種後只需要不定期清除雜草、確認生長情況。

等到 10 月末或 11 月初,茆木聰採收完白柚,恰好輪到山粉圓產季。此時的山粉圓已長得比人還高,細細的枝條縱橫勾勒,原本盛放的紫色小花剛凋零不久,就結滿了在地人稱「狗沙籽」的山粉圓。

這時,茆木聰觀察種子顏色來判斷採收時機,「太早採收,味道不夠成熟,不會好吃;如果太晚採收,又因為太熟,一碰到就掉滿地,很難採收。」因此,他依經驗結論,轉為淺棕色的種子最剛好。
山粉圓種子掉落後,植株上僅剩花萼。(圖片提供/也樂商號)

密麻細小挑戰人工挑揀

採收與挑選,是處理山粉圓中最「厚工」的一環。茆木聰通常會先在農園內鋪好帆布,再將採集下的枝條攤平於帆布上。他讓種子晒日光浴,同時使出「木棒馬殺雞」,定時用棒子輕敲,使花萼上的山粉圓順勢脫落。

「如果日頭很大,晒兩天就非常乾囉,要確定晒乾才能放很久!」待密密麻麻的種子逐漸轉成深色,便能收拾下山。

完全晒乾的山粉圓種子相當耐放。
緊接著,茆木聰先用風扇吹走較輕的次級品或雜質,再來便得使出眼尖本事人工挑選。他每晚在家中鋪好大月曆紙,開著電視當做工的背景音樂,就著桌子細心地在細小如沙的山粉圓間挑出石子、樹葉或外觀不完整的次級品。

「整個晚上大概就挑出一小包,大約一斤而已啦!」他笑說,最累的挑選工序也是把關品質的關鍵,才能讓消費者完全信任、不斷回購。

消暑止渴的舊時味

燒滾一鍋水,放入一匙山粉圓,小種子便迅速吸水膨大;同時要慢慢攪拌,讓山粉圓充分吸收水分而不結團;最後,放入喜愛的糖增添甜度,一碗擁有豐富纖維素又爽口的山粉圓甜湯就完成了。
煮山粉圓時要慢慢攪拌,以免結團。
茆木聰提醒,山粉圓遇水會膨脹三至四倍,因此不能一次倒入太多,以免煮過量。

山粉圓是過去受歡迎的祛暑零嘴,他回憶,過去地方神明做生日,整個村莊非常熱鬧,他與爸爸便擔著涼水,沿山路叫賣,裡頭裝的就是山粉圓,讓參拜後的香客喝一杯解渴止飢。

讀國小時,他也曾到市街批來枝仔冰、李仔糖和自家煮的山粉圓,穿越火力全開的夏天與田間,彷彿一座「移動冰果室」,成為農人向夏日宣戰的補給站。

現在五花八門、用料澎湃的冰品如雨後春筍般冒出,但茆木聰回到家裡,仍習慣煮一碗山粉圓款待親友、當作孫子的點心。山粉圓的青草香氣徘徊齒頰,也再次開啟他的舊時記憶。

職人飲用法:山粉圓多種喝法

山粉圓輕盈的種子在荒野間飄散、生長,再花將近一年的光陰,長出山間專屬滋味;於是,摻點糖水,近乎「素顏」的山粉圓不必太多調味,甜潤中便能散發自然清香,讓人忍不住呼嚕嚕地大口品嘗。山粉圓不但冷熱都適合,還能加入各種配料變化口感。

冷熱喝都適合

山粉圓的煮法簡易又省時,像一場簡單的魔術秀,將山粉圓放入水中不到數分鐘便快速膨脹,再依照個人喜好加入冰糖、黑糖或砂糖,攪拌均勻即可享用,在家中自製也容易上手。喝一口滑溜溜的山粉圓,可以細細咀嚼種子口感,也能咕嚕咕嚕地直接滑入胃中。且山粉圓含有纖維素,易有飽足感,適量飲用止渴又止飢。

若放入冰塊冰鎮、擠顆檸檬點綴,即成了熱門的消暑飲料。但山粉圓不只適合做成冷飲消暑,它其實還能喝熱的──煮後不放冷,呼著騰騰熱氣直接享用,此時的山粉圓又搖身一變成為冬日小暖爐,而這也是茆木聰推薦的冬日暖身妙法。

加料口感不一樣

除了單喝山粉圓或是最常見的檸檬山粉圓,茆木聰也推薦加入不同配料,既能變換口感,又可增添味覺的層次。

他舉例,二水因為有砂質土壤與濁水溪的豐沛灌溉,在地盛產另一種草本植物「仙草」,清熱解暑,口感又滑順,因此在夏日冰品中,經常身兼主角與最百搭的配角。
當然,與山粉圓搭檔也非常合拍,山粉圓在蜜糖滋味中滲出清香,加上仙草的滑嫩口感及清新香氣,成為夏天消暑的另一種選擇。

除了直接在山粉圓內加入各類配料,也有人嘗試在喜愛的果汁、奶茶或紅茶等飲品裡,加入煮好的山粉圓,讓常見的飲料再次變幻出全新的口感,更豐富了飲料的選擇。

(摘錄自 2018 年 4 月號《鄉間小路》)


本文摘自鄉間小路 2018 年 4 月號,由豐年社提供
>看詳細鄉間小路介紹
>快加入鄉間小路Facebook粉絲團

延伸閱讀

花謎擂台:第735回

第735回花謎擂台 | iGarden花寶愛花園

猜猜看圖片中的植物名稱為何?

本次獎品:觀賞辣椒 琦莉種子一包
本次活動日期:2018 4/24 - 5/07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