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開花紀錄:2020 年 7 月 iGarden 頂樓花園實錄

長著「羚羊角」的羚羊石斛
七月高溫,考驗了地上生物的耐熱度。不過這可難不倒頂樓花園的成員,除了原本就有耐熱的本領,它們也都受到園丁妥善的照顧!陽光儘管晒,頂樓還是每天都有花賞~

雞蛋花憑著上屆主角的優勢,持續冒出美麗花朵,還加入睡蓮池一同戲水;睡蓮的三吋盆栽,更顯得清涼可愛;桔梗籃紫花、白花相繼亮相,不愧是耐熱花卉;羽毛雞冠花的迷你栽培成果,被選為本月花園桌布(點入就可以下載喔~);羚羊石斛的「面相」實在太特別,主角位置就由它佔去了!

7 月頂樓花園種植紀錄

5 月初開始萌出花苞的「桔梗 花束-混合」,7 月份持續開花
[2020/7/1] 桔梗花束-混合」也是耐熱一族,在高溫屢創新高的天候之下,不只生長不受影響,花也持續一朵接一朵開。

夏季欣賞睡蓮最消暑了!目前只有紫色睡蓮花開,其它花色還未看到花苞。
[2020/7/2] 今早發現好多「雞蛋花」都被昨日的午後雷陣雨打落,拾起落花先暫放在「睡蓮」盆裡保濕,準備下樓時再拿到辦公室聞香。

暫放在睡蓮盆裡的雞蛋花落花,將移至淺水盤中,放置於室內欣賞及聞香。

「小花向日葵 日光檸檬」是很稱職的迎賓花
[2020/7/3] 昨日下班時發現小花向日葵日光檸檬」整株被雨淋到垂頭,今日陽光一露臉,植株很快就恢復生氣,挺起花朵及枝葉,繼續當起稱職的迎賓花。

睡蓮也可種植在三吋盆,營造迷你盆栽的效果
[2020/7/6] 頂樓花園已經種了好幾款「睡蓮」,上週六逛建國花市時,看到這些色彩豐富的睡蓮,還是挑了一盆帶走。

這些睡蓮都是用 3 吋盆栽種,植株跟花朵已迷你化,買回家後直接擺入適當的容器(或是 6,000cc 保特瓶,裁去上方 1/3-1/2 瓶身),積水至葉面,擺放在光線充足處,整個夏季都有花賞。

「羽毛雞冠花 和服系列」的彩色花序在光照下更加亮眼
[2020/7/7] 上週還是綠葉為主的羽毛雞冠花和服系列」,陸續抽出穗狀的彩色花序。

算一算從播種至開花僅耗時一個月(6 月 1 日播種),想要早一點賞花的朋友,可以考慮用這種迷你栽培法喔!

白色雞蛋花的花梗看起來也粉嫩粉嫩的
[2020/7/8] 白色「雞蛋花」氣質清新,花香雅緻,夏日欣賞特別舒心。

巨蘭花序真的很高大!移入室內過了一個禮拜還沒開完
[2020/7/9] 6月底由頂樓搬至室內欣賞的「巨蘭」,花朵持續綻放中。

薑荷花的花色非常討喜
[2020/7/10] 頂樓花園的「薑荷花」挺直著花莖微微開放了!像是要趕在周末前和園丁說聲:『周末放假愉快!』

相較於五月底開花的羚羊石斛,這款的「羊臉」較寬,整朵都是桃粉色
[2020/7/13] 又一款「羚羊石斛」開花!羚羊石斛也是耐曬一族,光照越充足,開花性就越好。

雞蛋花的花朵不斷填補空位,讓園丁大飽眼福
[2020/7/14] 每回以為這梗「雞蛋花」花序應該開盡了,隔兩日之後,新開的花朵又再次遞補空位,把花序填滿。



「羽毛雞冠花 和服系列」的花葉顏色柔和,配上藍天白雲形成很舒服的畫面
[2020/7/16] 密植的羽毛雞冠花和服系列」,花序雖然不大串,但是把幾盆聚在一起,就有花葉成林的豐富層次感。

月初藍紫色的「桔梗 花束-混合」開花,
現在輪到白花出風頭!
[2020/7/17] 5 月中就持續花開不斷的桔梗花束-混合」,原本枝條上的花苞都開盡後,又再度萌出新的枝條,開始下一輪開花綻放。

陽光灑下,蜻蜓萬代蘭(摩卡拉)好像在發光一樣~
[2020/7/20] 最愛開花的「蜻蜓萬代蘭(摩卡拉)」夏天當然也不會缺席,這梗花盛開的同時,另一株的花梗也持續成長中,正好可以接力綻放。

6 月 19 日剪回家瓶插欣賞的待宵孔雀,
一直守到半夜 12 點才見花開,還好隔天可以補眠。
[2020/7/21] 上個月發現「待宵孔雀」花苞差不多要盛開時,更好遇到假日,於是剪下花苞帶回家瓶插欣賞,就怕錯過一夜即逝的美麗。

待宵孔雀小巧的花苞
前幾日還是米粒大小的花苞,今日再見又增長了不少。最近又冒出新的一批花苞,會不會剛好又在假日開花呢?

開著桃紅、黃兩色的馬齒牡丹
[2020/7/23] 重瓣花型的「馬齒牡丹」是從花市買回來的,擺在全日照處,每天都有新開的花可賞。

蜜糖文心蘭跟著園丁一起回公司
[2020/7/24] 前天至台中出差,抱回一盆花朵碩大的「文心蘭」(品種名蜜糖 Oncidium Sweet Sugar),一路小心呵護,高鐵轉捷運再轉公車,終於抵達頂樓花園。

路途上小心保護文心蘭的花梗及花朵,抵達頂樓花園時,發現斷了一支側花梗及一朵花,覺得心疼,但也慶幸損傷不大。

期待蜜糖文心蘭繼續開花給我們欣賞
蜜糖文心蘭的花朵,比多數的文心蘭都大,亮黃色的花朵也很搶眼。期待落腳頂樓花園後,也能花開不斷。

彎著腰、迎光開花的巨蘭
[2020/7/27] 同事們一致認同:這盆「巨蘭」最有資格說出『你當我是塑膠做的嗎?』這句流行語了!

由頂樓移至室內賞花近四週,花序上的花苞已全數綻放,較早開放的花朵也依舊新鮮,不仔細看,還真的很像是塑膠做的。

總覺得喜蔭花葉色看起來像是爬蟲類,很可愛
[2020/7/28] 「喜蔭花」沒開花時,光欣賞葉子也覺得美啊!

晴空下,「桔梗 花束-混合」就像圈粉無數的網美一樣耀眼
[2020/7/29] 這樣晴朗的藍天,預告著又是高溫的一日。

拍照時幻想著,如果桔梗花束-混合」的花朵,可以幫忙吸掉一些暑氣那就太讚了。

今年,頂樓花園的睡蓮已第三度登場
[2020/7/30] 每回看到「睡蓮」花朵盛開,都想說等一下忙完再來拍照,在東摸西摸兼拔個雜草之後,睡蓮就被忘了~

還好這款睡蓮的開花性很好,又種了不只一盆,隨時都有花可拍可賞。

「羽毛雞冠花 和服系列」在藍天下展示它的彩色花塔
[2020/7/31] 今天的雲彩實在太有戲,請羽毛雞冠花和服系列」一起入鏡合影。

延伸閱讀


購買本文種子

馬齒/松葉牡丹種子專區

雞冠花種子專區

向日葵種子專區

桔梗種子專區

這是什麼花?猜花名抽種子活動 │ 花謎擂台 第794回


猜猜看圖片中的植物名稱為何?

本次獎品:石竹 虹之彩-混合種子一包
本次活動日期:2020 8/4 - 8/17 止

【彩色花塔】羽毛雞冠花 和服:2020年8月桌布

用小盆密植方式栽種的「羽毛雞冠花 和服」,植株小巧可愛,也方便移動拍照。
羽毛雞冠花」美麗的羽狀花序觀賞期很長,栽培照顧也不需特別費心,再加上抗暑耐熱的特性,因此常被當夏季花壇的主角。

個人更欣賞用迷你栽培方式種出來的羽毛雞冠花,鮮豔的花序可以聚集在小盆器內,不論是要移動欣賞或是拍照都很方便。

使用迷你栽培法,也可大幅縮短栽培期,我們將 10 粒種子播種於 3 吋盆裡,播種至開花只需一個月,非常適合期待短時間就賞到花的人栽種。

若想下載本月份【彩色花塔】羽毛雞冠花 和服桌布,請點選欲下載的桌布尺寸,在跳出完整桌布視窗後,請在圖片上按滑鼠右鍵,請按滑鼠右鍵點選「設成桌面底色圖案」或「設成背景」即可。

【彩色花塔】羽毛雞冠花 和服 花園桌布 |iGarden花寶愛花園
1920x1200
1600x1200
1280x1024
1024x768

來看看「羽毛雞冠 和服」的彩色花塔成形記錄:

播種約兩周的「羽毛雞冠 和服」已長出 4 片本葉
2020 年 6 月 1 日播下「羽毛雞冠 和服」種子,每個 3 吋盆播入 10 粒種子,2 週後已長出 4 片本葉。(拍攝時間 2020/06/18)

「羽毛雞冠 和服」播種一個月後,已萌出花序
「羽毛雞冠 和服」的葉片像莧菜,未開花前也可以賞葉。播種後一個月,植株中心開始冒出小花序!(拍攝時間 2020/07/03)

「羽毛雞冠 和服」的花序正在努力生長中
在高溫及充足的光照下,沒幾日的時間羽毛雞冠的花序抽得更長了。(拍攝時間 2020/07/07)

「羽毛雞冠花 和服」植株整體都很有觀賞性
以藍天白雲當背景,更能突顯出「羽毛雞冠 和服」植株整體的線條美。(拍攝時間2020/07/16)

「羽毛雞冠花 和服」的彩色花塔
「羽毛雞冠花 和服」的花序長度隨著時間增長,花色也越來越鮮豔,就像是彩色花塔般迷人。

延伸閱讀



羽毛雞冠種子相關商品

iGarden 花園賣場花卉種子雞冠花種子

綴化開花逾五十朵的鐵砲百合?生長期到休眠前的養球栽培法

頂樓花園的鐵砲百合每年5月準時開花
鐵砲百合是多年生的宿根植物,台灣也有原生種。每年春季回暖時,地下部鱗莖會從休眠中悠悠轉醒,接著長出莖葉、開放喇叭狀的純白色花朵!

頂樓花園的鐵砲百合進駐至今已邁入第十年嘍!透過 QA 的形式,一起來學習園丁的栽種經驗吧!

Q1. 頂樓花園的鐵砲百合曾「一枝莖就超過 50 朵花」,因為是特殊品種嗎?


2012/5/30 不曉得花朵的實際數量。因為太多了,園丁數到 50 朵就放棄!

A1. 鐵砲百合會這樣開花是花莖發生綴化現象,不是品種的關係喔!其實鐵砲百合還蠻常在花芽分化時發生綴化,但不是每年都會有綴化多花的情形發生。

如果是專業的切花生產,綴化現象是花農不樂見的,因為養分會分散給很多朵花,反而使花長得小,沒有商品價值。

Q2. 怎麼照顧鐵砲百合?

A2. 建議放在光照充足的地方,對植株生長和開花性都有正面幫助。並讓環境保持通風,可減少病蟲害的機率。

鐵砲百合的花苞
頂樓的環境光照很足,但露天環境,雨水也很難避免。

如果要增進鐵砲百合的生長與開花表現,除了撒好康多 1 號當基肥(三個月施用一次),生長開花期也可施用追肥花寶 2 號花寶 3 號,使用方法是 1g 肥料粉加水稀釋 1,000 倍,一週花寶2號,一週花寶3號輪流交替施用。(延伸閱讀:植物生長各階段施肥,全方位的營養需求

Q3. 鐵砲百合的花開完,葉子會掉光嗎?

A3. 鐵砲百合花謝後,葉子不會馬上枯萎,而是會持續光合作用,累積養份貯存回鱗莖,此時可正常澆水,並持續施用花寶 2 號

鐵砲百合莖葉乾枯,搖動枝條就可以輕易拔除

直到 7 月中旬過後,地上植株慢慢枯黃(如上圖),此時只要稍微搖動枝條就可輕易將乾掉的莖拔除。留下肥大的地下鱗莖在土裡休眠(如下圖),來年春天到了就會自動抽芽開花。

鐵砲百合地上部枯萎後,養份存回地下的鱗莖

Q4. 為何我的鐵砲百合花朵越開越少?是因為每年花開後就把枝條剪到土面嗎?

A4. 如上題回覆,鐵砲百合花朵凋謝後,莖葉都還是翠綠的,會持續光合作用,將養份貯存回鱗莖,此時應該把握時間把球養大(可參考 A3. 方式養球),來年開花品質會更好。

如果每次花謝後,把地上部的枝葉都剪除,那地下部的鱗莖就只會一年比一年瘦,花朵數也會越開越少。

Q5. 鐵砲百合休眠期要挖鱗莖(球根)出來度夏,或是需要把球放在冰箱冰藏嗎?

A5. 鐵砲百合鱗莖在休眠期時不需特別處理,可以留在土中,也不用冰藏,跟小蒼蘭一樣,都是非常好管理的球根植物。

如果盆子太擠,是可以利用休眠期時將鱗莖挖出,並分植於不同盆中。若是沒有要分植,不需要特別去挖。

通常需要特別處理的球根是風信子鬱金香香水百合,夏季休眠時可挖起球根冰藏。但這類植物自己養球需投入較多成本,隔年開花的品質也無法保證,因此園丁都是當季節花栽培,賞花完就整株丟棄了。

台灣百合栽培方式與鐵砲百合相同

Q6. 台灣百合的栽培方式跟鐵砲百合相同嗎?


A6. 台灣百合的栽培方式跟鐵砲百合相同,可用同樣的方式照顧喔。

我們頂樓花園也有栽植台灣百合,台灣百合很容易自結種子後四處散播,常常在別的盆子裡發現台灣百合的植株。在我們的環境中,台灣百合大約 34 月陸續開花,5 月就換鐵砲百合接力開放,常常有百合花可賞!

認識更多宿根植物


施肥養球好幫手

最佳拍檔:花寶二號 400g+ 花寶三號 400g

【非關爬山】山中的玉米故事

掛在屋簷下風乾的玉米。
文字.攝影/楊理博

玉米於我的連結,源於旅途中拾起的味道。

尼加拉瓜的偏僻山村裡,土造的房子家徒四壁,只有牆上的耶穌畫像及一張吊床,女人拿出前一晚以石灰煮過的玉米穀粒揉麵做餅,烤盤上的薄餅如胸脯般呼吸起伏;非洲槁黃的高地草原,黃昏的炊煙點綴平坦單調的大地,人人與我握手擁抱,然後端出一大盤灰白扎實的玉米糕,用菜刀切了一片遞給我;西班牙北部鵝黃石塊鋪成的中世紀小村,教堂接待所的壁爐旁,旅伴從大背包拿出義大利家鄉帶來的玉米碎粒,熬成熱呼呼的玉米糊,切了一塊奶油丟進我的碗裡,瞬間油水淋漓,奶香滿溢。

玉米的穀物本質

相較在臺灣作為蔬菜,這些玉米則回歸穀物的本質,扮演主食的角色。回到臺灣後,我以為這種滋味會永遠沉寂在體內——直到我走入平原都會區的另一頭,那片總被當作背景的廣袤山林。

「以前這裡到處都是玉米田啊!」小發財在山路上顛簸攀爬,部落夥伴對著雜木林有感而發,那樣的回憶之中,藏著我未曾知曉,被淡忘的玉米滋味。

過去小米短缺的時候,玉米飯填補了布農族主食的位置。這種玉米,正如我記憶中美洲的玉米餅、非洲的玉米糕、歐洲的玉米糊,是長時間儲存的硬質玉米。現在部落裡老一輩的族人仍有食用玉米飯的記憶。

其一是我很熟悉的內本鹿長輩,tama kin。他爸爸從深山被日本政府遷移出來、徵召到南洋從軍;他則在戰後的臺灣長大,恰好是部落從自足生活接軌主流經濟的重大轉變期。他跑過遠洋也曾深入全臺各林班工作,部落的今昔之變烙印在他的生活中,一如餐桌上濃稠的玉米、小米飯,轉變成粒粒透光白皙的大米。

眾人合力分工舂打、整理玉米碎粒。

我與夥伴們一直想重現玉米飯的記憶,終於在梅雨與豔陽交錯的初夏,將收成風乾的玉米裝進籐簍,連杵臼也背上山,請來 tama kin 帶領製作玉米飯。

布農飲食文化─玉米飯

在把玉米放入嘴裡之前,得先用雙手認識他。玉米粒稍微浸泡後放到杵臼中舂搗,一來可將穀粒脫去膜衣,再藉風力分離;二來是整粒的玉米難熟,搗碎能加速炊煮,一般會再分為碎粒的 putuh 與粉狀的 tangtang

整個處理過程就是反覆的舂打、撥分、拋甩——說來簡單,每個人輪流舂沒幾下便已涔涔汗下,只能看著行動不便的 tama kin 拿起籐篩熟稔的轉動拋甩,不時隨風向調整位置,沒風時就伸直脖子使勁的吹,膜屑漫天紛飛。

「以前要吃一頓飯是很辛苦的,天還沒亮就聽到爸爸媽媽起床搗玉米。」tama kin 分享他以前很喜歡吃玉米飯,「吃小米不可以加糖,不然會吃太多,就會窮,但玉米可以,煮好之後加一點糖,甜甜的很好吃」,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區別?「因為小米一年只能種一次,但玉米可以兩次。」

右為 putuh、左為 tangtang。

或許就是這樣的高產能與高適應性,讓玉米得以在哥倫布大交換被帶來福爾摩沙,隨著布農族人進入深山之境,卻又在政權更迭之下節節退出山林。70 年代部落還曾大規模種植玉米,除了自用更多的是賣作飼料,搖身變為經濟作物;卻又在進口開放之後銷聲匿跡。

tama kin 的故事伴隨著杵音與午後的暖陽緩緩流瀉,沖積成篩盤上逐漸隆起的玉米粉丘,一如手臂肌肉裡堆疊的乳酸。我們花了一整個下午處理穀粒,直到天色黯淡,戴上頭燈迎著灶火繼續炊事。

玉米碎粒煮開後,依序加入花生、南瓜與野菜,在三石大灶上以木鏟反覆刮攪,直到翻攪不動再抽柴蓋鍋,燜著收乾,口感介在糕、餅之間。

玉米飯的味道讓不小心嚥進心裡的玉米記憶得以反芻,更揉合了對這片山林的情感。我在布農的飲食文化中重新看見人與玉米在這個星球上的輪轉流動,玉米穀粒隨著人類在世界各地流浪、落腳,餵飽了人群,更串聯各地共同的味覺記憶,讓島嶼子民的我們與遠方的生命產生連結。

然而與過往不同的是,在絕大多數以玉米為主食的土地上,大多已發展出玉米脫粒、研磨的專屬機器;而眼前的這鍋布農玉米飯卻仍保留了一種「人」以身體直接與萬物互動的純粹。

不論是搗米做飯、削藤做籃、鑿木做臼,那是一種與自然之間的直來直往,是扎扎實實的身體感受,建立起來對世界的認知與記憶,體現了單純生命的質地,那或許正是玉米故事反覆想對我訴說的。

【非關爬山】專欄作者│簡介

楊理博

旅行是生活,土地是信仰,戒不掉的是把生活裝進背包裡,走入他方與山林。把親土文化當成直譯自大地的語言,聽古老的故事,唱土地之歌。現在努力的學習當一個山人。




本文摘自鄉間小路 2020 年 7 月號,由豐年社提供
>看詳細鄉間小路介紹
>快加入鄉間小路 Facebook 粉絲團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