抓住香氣,替生命留下記憶



作者 Emily

那天買了一把尤加利放在我的辦公室。每個走進來的人,都會被它的氣息吸引。這是一種圓葉尤加利,葉子銀白色,兩兩圓葉對生排列。有些人並不喜歡它葉子獨特的香味,我卻一直很喜歡。對我來說,每回聞到尤加利的氣味,它總會帶我走進二十多年前就已印在我記憶裡的情境。


第一次聞到尤加利的特殊香味,是在二十多年前美國留學時。當時,許多百貨公司裡都瀰漫著一股獨特香氣。後來才知道那是圓葉尤加利,一種很普遍的乾燥葉材。那個時代,台灣消費力還不強,去到美國,購物中心及百貨公司裡,堆滿著玲瑯滿目的商品,資本主義下的消費世界,讓許多來自台灣的留學生有如進了大觀園,即便口袋沒啥錢,也可以逛了再逛。二十年後,我回想那段生活,竟發現自己深刻印象之一的,竟然是這源自於澳洲的「尤加利香」。


尤加利的香來自葉子,更多的香氣來自花朵。植物為了吸引昆蟲來幫它傳宗接代,讓花兒釋放出香氣。玫瑰、百合、風信子、小蒼蘭、嘉德麗雅蘭等花卉,每一種花都有它獨特的香。如何形容香氣?有人會用「清香」、「淡香」、「濃香」、「豔香」等詞,熟悉花卉的人卻會以「玫瑰香」、「百合香」、「風信子香」來形容特定香氣。就像是走在後街巷弄,一陣帶甜味的清香迎面而來,喜愛花的人就能分辨出這是桂花,七里香還是梔子花。有位朋友曾告訴我,他每次聞到桂花香,總會想起他位於中部的兒時老家。


不知從何時起,開車經過忠誠路口,偶而會遇到兜售著玉蘭花的女花販,只要交通狀況是「安全」的,我就會買上一串,掛在出風口,享受玉蘭與茉莉花的清香。玉蘭花與茉莉花都在中國種植已有相當久的年代,也早已融入庶民生活中。記得小時候長輩婦人們,喜歡在身上別上玉蘭花,主要也是喜歡它的清香。如今,我每次去萬華龍山寺,買一小盤玉蘭花禮佛,也成了習慣,好像帶甚麼水果素食,缺了一盤清香似乎就少了那點誠意。

香花的使用其實就是一種文化。從香花中提煉香精製成香水,更是人類長久以來的生活習慣。據說公元兩千年就已開始提煉香油,埃及艷后克里歐派特拉奧 (Cleopatra) 就經常使用 15種不同氣味的香水和香油來洗澡。至今,西方的香水工業也發展出近代的重要產業。其實每個年代人們對香水的期待有很大的不同,上百種花香、果香、草香、木香經由專業調配,讓香水隨著時代潮流而變化。


有人說香水不只是香水,它是一種文化現象,當瑪麗蓮夢露說她只穿Chanel No 5睡覺,喚起多少男人對她的遐想,後來女權高張時,女人噴起男人用的鬚後水,這幾年中性思潮、運動風、東方風,多樣的香氣讓那些愛「香香」的人們,依照自己的個性、場合、心情來選用。

香氣也是在生命中標示記憶的符號。美國布朗大學曾就氣味和記憶的關聯性做過研究,發現嗅覺記憶在一年後,正確性還可以高達百分之六十七,換成視覺記憶,四個月後的正確性就已經掉到百分之五十,足見味道對我們潛意識的影響。


香味是否就是好的記憶?這倒是不見得。記得大學時我課後擔任小表妹的家教,每次上課前,剛自外返家的我,都會習慣先用白蘭的花香香皂洗手,幾年過後,小表妹告訴我,她後來聞到那氣息就會想到我這很嚴厲的家教,總讓她提心吊膽。

不過,話說回來,香氣給我們的多半應是很好的回憶。泰戈爾有一首「第一次的茉莉花」,敘述著雖然成長後有很多快樂的時光,但他總懷念著孩提時,第一次捧在手裏的白茉莉,心裏充滿的甜蜜回憶。泰戈爾沒提及茉莉花的香味,不過我想他的甜蜜回憶,一定也來自於茉莉那微甜的清香。


我的母親很愛用香水,婚前我常借她的絲巾來戴,除了絲巾很美之外,絲巾上媽媽的氣息總讓我覺得好香、好香。雖然現在我已經不再向她借絲巾,當時媽媽的氣息在我腦海裡卻是如此深刻。

每個人用香水的理由不同,為了尊重別人、吸引別人、表現自己或是愉悅自己,應該都是很好的。對我來說,每個早晨,拿起設計優美的香水瓶,往自己噴灑的那一刻,是一種很慎重的儀式。因為,它帶動了我當天的心情,也讓我帶著它去接觸身邊的每一個人。

當然,我也想讓女兒長大時,她們也記著我的氣息,記得我。
園藝文摘編輯部 iGarden Editor

華人園藝第一站!用心愛植物,就在 iGarden 花寶愛花園,精選進口花卉植物種子品種推薦,達人給您專業種花栽培建議。從 2000 年開始,我們持續耕耘園藝內容,累積豐富的資訊,想進一步了解本園藝部落格的故事嗎?就看-「iGarden園藝文摘Plus」單元簡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喜歡我們的主題嗎?留言給我們鼓勵與建議吧,也歡迎加入我們的臉書粉絲專頁,與花友交流~

栽培種花有問題?歡迎到 iGarden花寶愛花園本站 向園藝達人發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