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澎湖遇見龍舌蘭



作者 Emily

上個週末與一群朋友到澎湖玩。出發前,同事們就警告我,澎湖的陽光很「嚇人」,三天回來保證成為小黑人。就在這種「恐陽症」的心情下,我踏上了這個夏天的澎湖。


高中時我曾來此參加戰鬥營,記憶裡卻只留下那讓人一直流汗的迷彩裝。三十年後再遊,即使陽光真的如傳說中的會「刺」人,從地理、人文、生態重新認識這個島縣後,我發現澎湖真的很迷人。

當地導遊告訴我們澎湖以前種的植物選錯品種,所以島上都是矮矮低低的樹,想找個遮蔭處還真的很難找。她說,如果早點選對樹種,幾十年下來早已長成大樹,我們澎湖今天一定可以更美,觀光客會更多。的確,幾天下來真沒見到幾棵大樹,但我認為澎湖的植物其實是很具特色及趣味。


白沙鄉保安宮前,有一棵三百年多年的古榕,因為受東北季風影響,樹枝長到一定高度便呈橫向生長,很佩服先人具有造園的觀念,整理九十多處氣根,整齊排列引導善男信女經由榕林,從強光走入陰暗的變化中,讓人的心情從燥熱調整成平靜後才進入保安宮膜拜。


澎湖縣花天人菊色彩鮮豔,生性強健,耐旱、耐風,抗高溫,是許多澎湖出外遊子最常懷念的家鄉花。由於它莖深入土中,並且有長長的根系抓住泥土,不易扯斷,更代表著澎湖人面對困難堅忍不屈的個性。


到了澎湖不吃仙人掌冰有若虛此一遊。由仙人掌果實製成的鮮紅的冰飲、冰沙是遊客在豔陽下的消暑珍品。澎湖的仙人掌原產於墨西哥至西印度一帶,由荷蘭人在西元1645年間引進,至今已完全歸化,成為澎湖群島隨處可見的植物,嫩莖扁老莖圓筒形開著鮮黃花,其漿果有人稱之為澎湖紅蘋果。
然而如果問我最喜歡澎湖那一種植物,我卻會回答「龍舌蘭」。


由於龍舌蘭耐旱很適合澎湖的乾脊土質,它的革質厚葉從根際簇生,植株可高達兩米,其葉緣帶刺,看起來像是一叢灰綠色的銳箭,可說是一種只能遠觀不能近賞的植物。對大多數的人來說,它並不是討喜的植物。


還記得不久前,好友玉慧問我,要如何過我的退休生活?我回答說我想擁有一個龍舌蘭花園。不知龍舌蘭長像的人可能想像著一般的「蘭花園」,殊不知龍舌蘭花園可是完全不同的景觀。


不知從何時開始喜歡龍舌蘭的。

也許是小時候聽人家轉述有關龍舌蘭酒的故事開始:墨西哥的小城鎮,用龍舌蘭 (Agave) 為原料做出Tequlia這世界聞名的烈酒,飲用時要先拇指與食指虎口間撒上鹽巴,咬上一口檸檬汁,再舔上鹽巴,最後抬頭將Tequlia酒一飲而盡。談起龍舌蘭酒,總讓人想像到墨西哥人豪邁的、狂歡的景像。也可能是從老鷹合唱團1973年的精典老歌Tequlia Sunrise,那迷人舒暢的歌聲裡,繪出美西沙漠的孤獨落寞;或是1988從梅爾吉普遜與蜜雪兒菲佛所主演的Tequlia Sunrise(中譯破曉時刻),那落日景像中的陳述著炫麗激情。「龍舌蘭」這個名字帶給我的早就是異國的、異色的連想。


但讓我愛上龍舌蘭的,卻是多年前一本美國雜誌上的一張跨頁景色。那是美國名導演David Lynch(大衛林區)的花園,高高帥帥眉頭卻帶著憂鬱的David Lynch,站在藍灰色的龍舌蘭花園,不,應該說是龍舌蘭森林。David Lynch以懸疑、神秘如幻夢般手法製作電影,他的花園其實也給人相同的感覺。一叢叢高過二米半的龍舌蘭森林,帶給人神秘、美麗卻有點危險的沉重感。


澎湖的龍舌蘭雖然不可稱林,也常被修剪到失去它原有的樹型,當許多人覺得多刺的它只適合作圍籬時,喜愛胡思亂想的我卻看到它異國神秘的美。

園藝文摘編輯部 iGarden Editor

華人園藝第一站!用心愛植物,就在 iGarden 花寶愛花園,精選進口花卉植物種子品種推薦,達人給您專業種花栽培建議。從 2000 年開始,我們持續耕耘園藝內容,累積豐富的資訊,想進一步了解本園藝部落格的故事嗎?就看-「iGarden園藝文摘Plus」單元簡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喜歡我們的主題嗎?留言給我們鼓勵與建議吧,也歡迎加入我們的臉書粉絲專頁,與花友交流~

栽培種花有問題?歡迎到 iGarden花寶愛花園本站 向園藝達人發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