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蟲事件簿



作者 Lisa

在栽植的過程中總免不了遇到病蟲害的困擾,這種感受實在是令人感到十分的厭惡,有些人討厭毛毛蟲這種條狀的虫類,有些人只要是蟲就討厭,我卻相當厭惡蚜蟲、介殼蟲、蟎類這一類細小的害蟲,理由非常的簡單,一條一條的還有辦法抓,世代交替的時間也較長,而對幾天就幾個世代的小蟲子而言,那種天天上演抓也抓不完的劇碼,實在是讓人身心俱疲啊。


在一連串的事件中,最初開始的就是育苗期,不知道是哪位鱗翅目的媽媽在我的小苗上下了一坨蛋,很抱歉的是就在它的寶寶剛孵出來啃蝕我的葉片沒多久,就被我全數殲滅了,人常云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蟲啃過當然也會留下痕跡,隨著葉片日漸的擴張長大,那本來小小的啃食洞,隨著時間拉長,早已不是那當初的小洞了。


毛毛蟲走了之後,就這樣維持了一段安詳的日子,夏天本來就是颱風盛行的季節,一直害怕因為颱風帶來的風雨造成植株的損害,而將植物搬進室內,心底還盤算著總算是安穩的過了一個愉快的週休二日,怎知星期一一到現場卻發現原本鬱鬱青青的花芽全部的萎縮了,左翻右翻的原來是那粉蝨早不知在何時,已在我的植物上臥底了許久,當我提供一個無風無雨的溫室環境,簡直等於送給他一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人都會有弱點的何況是蟲呢?就在我將他再度搬回風吹日曬雨淋的環境後,粉蝨們就如筵席結束般的一哄而散了。


或許只能說好景不常吧~就在我心中暗自竊喜結束了粉蝨們的美夢,還高興的看著瓢蟲來參觀我們這個頂樓花園時,根本就忘記了一件常態的事,有鳥來代表這裡有蟲吃,那瓢蟲的食物不就是蚜蟲嗎?是啊~就是蚜蟲,我居然忽視了螞蟻們上上下下的忙碌?原來是把蚜蟲當成乳牛,在植物上放牧當起酪農來了,我就像是得了失心瘋一般,就在它們在我心愛的花苞上吸食及繁殖的不亦樂乎之時,拼命的用我的手指將他們吸滿汁液的身軀壓扁,族群的數目多到總讓我的指縫充滿著它們的體液及殘骸,弄得我每天一大早就大開殺戒,滿手血腥的上班,就這樣處理了幾天,雖然仍是滅絕不了它的族群,但萬能的雙手總算是趕上了它繁殖速度,蚜蟲的名號如此地響噹噹果然是名不虛傳啊!


其實我並不吝於與蟲分享我植物,但是對於大量繁延族群這件事,我卻相當的感冒又無奈,因為繁衍族群不就是物種生存的主要目的嗎?常常這樣掉入矛盾漩渦中的我,總在大開殺戒之後左右為難,生態及栽培這樣對立的立場,實在是很難去從中取到所謂的平衡點啊!

園藝文摘編輯部 iGarden Editor

華人園藝第一站!用心愛植物,就在 iGarden 花寶愛花園,精選進口花卉植物種子品種推薦,達人給您專業種花栽培建議。從 2000 年開始,我們持續耕耘園藝內容,累積豐富的資訊,想進一步了解本園藝部落格的故事嗎?就看-「iGarden園藝文摘Plus」單元簡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喜歡我們的主題嗎?留言給我們鼓勵與建議吧,也歡迎加入我們的臉書粉絲專頁,與花友交流~

栽培種花有問題?歡迎到 iGarden花寶愛花園本站 向園藝達人發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