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代相傳繫於梨,興衰起落總是情,台中縣石岡鄉梨產業



作者 文圖 / 徐清銘

原屬溫寒帶果樹的梨樹,卻在亞熱帶的台灣平原丘陵開花結果,
成為台灣農民高超技術的又一見證,
但奇蹟絕非憑空出現,而是來自農民的創意與努力。
對石岡梨農而言,即使梨價變化更迭,
價比天高固然欣喜,走向平淡也能淡然看待,
絲毫未曾動搖他們對於梨樹的感情,
這份感情並將代代衍傳、永不止息。
去年秋天颱風多,石岡鄉梨農劉忠樑改植的新品種晶圓梨,花芽受損、結果不全,他巧用徒長枝轉接新興梨,雖然有違原意,畢竟還有收成。作農雖說靠天吃飯,面對天災,農人自有因應的創意巧思。從橫山梨、高接梨、再到晶圓梨,劉忠樑見證梨產業的變化更迭,經歷過價比天高的絢爛,儘管如今走向平淡,對於梨樹仍情深不移。


嫁接技術.重大突破

梨屬薔薇科、梨屬,原生於歐洲、東亞、中亞,台灣約於100多年前自中國南方引入梨樹,最初栽培於新竹縣橫山地區,通稱為「橫山梨」。橫山梨樹勢強健、適應性良好,易於栽培,最重要的是,花芽休眠後,不需長時間低溫感應就能正常開花結果,能適應台灣亞熱帶、低海拔的氣候,在溫帶水梨還未崛起之前,是主要的栽培品種。

然而橫山梨果皮厚、果心大,肉質粗且帶著微酸,比起溫帶的梨種,品質有段落差。民國60年代初,東勢山城有位退休國小老師張榕生,在中區農業改良場的協助下,研發出獨步全球的嫁接技術,在每年冬季的休眠期間,將已經滿足低溫需求的溫帶梨花穗嫁接於橫山梨的徒長枝上,成功培育出溫帶梨果。


這項嫁接技術的突破,迅速改變梨的產業面貌。短短十數年間,大半的橫山梨樹變成為「果」作嫁的「奶媽」,只負責提供養分,所結果實卻是肉質細緻、甜美、多汁的溫帶水梨,也開啟梨產業一段璀璨的歲月。
50年末.規模栽培
梨是台灣重要的經濟作物,國內栽培面積約5000公頃,台中、苗栗、南投、嘉義等縣栽培均多,大甲溪流域的河階地、淺山丘陵是最大產地。栽培品種多數為需經嫁接的新興梨、幸水梨、豐水梨等。

台中縣石岡鄉發展梨產業的歷史不算久,大約50年代末才規模化栽培,目前擔任梨產銷班第一班班長的劉忠樑,由父親手中接棒的梨園,已是鄉內元老級。

原在外地「吃頭路」、退休後才專心務農的劉忠樑,算是半途入行,但是年少時就與梨樹為伴,耳濡目染,加上用心,專業功力可比博士級,談起梨樹栽培猶如活字典,無所不精,去年台中縣舉辦高接梨品質評鑑,他精心照顧的梨果勇奪第二名。


推廣種植.晶圓新種

傳統管理方式之外,劉忠樑更多了份創意奇想,比如梨穗開花最怕下雨,他想出以寶麗龍碗為梨花「撐傘」遮雨、呵護珍貴花粉的點子,投入一塊錢的成本,因而額外增產的梨果,少說多賺上百元。去年入秋後,韋帕、科羅莎颱風接連而來,晶圓梨花芽受創,分化不完全,只長葉芽、沒有花芽,他沒有怨嘆老天不仁,反倒利用果樹徒長枝嫁接新興梨穗,今年春後,小果盈盈冒出頭,雖非原定的晶圓梨,好歹也有收成。

晶圓梨是新崛起的品種,連同「同胞姊妹」晶翠梨,是廣被看好的梨國明日之星。劉忠樑是石岡鄉轉植先鋒,所試種的晶圓梨原定今年可衝出產量,可惜天公不作美,只能徒呼奈何。

該兩項新出爐的梨種,均是農委會台中區農業改良場的精心傑作。晶圓梨係以豐水梨為母本與橫山梨為父本雜交而成;晶翠梨則為幸水梨與橫山梨雜交而成。74年,台中農改場培育成功後,經育種、篩選、區域試驗、果品分析等冗長過程,直到93年才完成命名審查,開始推廣,石岡是重點輔導區之一。晶翠梨偏好日夜溫差大的生長環境,以山坡地較為適宜,石岡鄉梨園多為平坦的河谷地,轉植以晶圓梨為主。


不需嫁接.省工省錢

比起傳統的高接梨,晶圓、晶翠雙秀最大優勢在於不需嫁接。石岡鄉農會推廣股指導員林柏煌表示,高接梨每年需接穗,是生產成本居高不下的主因,以新興梨為例,由日本進口的梨穗,10公斤要價1萬3千多元,還得加上繁複嫁接工事增添的人力開支。

依據台中農改場多年前的調查報告,國內高接梨生產成本每公頃高達100萬元,換算每公斤梨果約為50元,較世界其他生產區高出甚多,早年高接梨身價俏時,高成本自有高獲利支撐,如今價格跌落,高昂的成本成為梨農難以承受的重荷。

劉忠樑班長回憶早年的好時光,早期的橫山梨也曾有不錯行情,在長壽菸一包不過10元的年代,橫山梨一斤最高賣到24元,高接梨初上市的輝煌歲月,豐水梨甚至高達200多元,種植3分地,進帳上百萬元輕輕鬆鬆。至80年代,尚有60 - 80元,如今多在成本邊緣掙扎。


平地結果.品質一流

原屬溫寒帶果樹的水梨,在亞熱帶的台灣平原丘陵遍地開花結果,且梨果品質絲毫不遜,固然是台灣農業技術高超的又一見證,但若非農民耐煩耐勞,勤如蜜蜂般一枝一枝嫁接,也無以成就奇蹟。

高接梨堪稱是最費工的果樹,僅嫁接一項的工事就夠累人,依劉忠樑的經驗,青壯人力一天如能嫁接1,000枝,手腳已是相當俐落,尤其梨穗上樹後,得祈求天公作美,若遇上寒流滯留不去,花芽受創,又得二次甚至三次接穗,劉忠樑笑說,如此一來,梨園就成了「青天白日滿地紅」。通常不同期的嫁接,梨農會以不同顏色的膠帶綁穗,以利辨識,梨園膠帶顏色繽紛,意味接穗不順,顏色越多,梨農越心酸。

劉班長說到此,笑意不減,那是久經老天喜怒無常的豁達,也是從不同角度看待磨折的樂觀。他認為,儘管補穗十分累人且增添成本,但當年總有收成,比起桃子等多數果樹,一旦遇上寒害不開花或是著果差,即全年無收、明年再來,梨農還是較為幸福的一群。


歷盡興衰.產業重整

石岡鄉的高接梨通常於冬至到新曆年間開始接穗,視梨種不同、最遲得在3月初前完成,梨農多半盡可能早些進行,讓補穗有更寬容的時間,再則,早接穗早結果,也可避開採收期撞上颱風。

從貴族身價落入凡間,梨農的收益遠不如前,晶圓梨、晶翠梨的出現,雖然未必再創梨產業的盛世,但對石岡梨農而言,卻是不錯的轉換選擇。林柏煌指導員說,石岡幅員小,果園單位面積也普遍偏小,整體收入不豐,年輕人需養家育子,單靠農業收入難以支撐,農業人口老化嚴重,新梨種不需嫁接,僅省工一項就適合老農。

劉忠樑也有相同看法,外頭打拼後解甲歸田,有塊園地可供耕耘創意、怡情健身,外帶尚可收益,人生乎復何求。接手祖傳梨園,經歷梨價起落興衰,絲毫未動搖他對梨樹的感情,率先轉種晶圓梨,即準備未來退休後兒子可以接手,屆時晶圓梨已長成粗壯,又省下這一代經歷的嫁接苦工,梨園可以代代衍傳。


赤星病害.亟待解決

梨樹較常見的病蟲害有赤星病、黑斑病、輪紋病等,石岡梨園今年以來頗受赤星病為患之苦。農會推廣股長何秋英說,赤星病原菌在梨樹與龍柏輪迴寄生,冬季為龍柏發病,春夏則轉到梨樹嫩葉、幼果為害,病菌傳播力超強,染病的龍柏方圓3公里內的梨園都有感染之虞,順風之際,甚至可擴及4、5公里。

鄉內梅子村梨農郭清專的梨園,隔著小水溝旁有成排龍柏樹,梨樹飽受赤星病蹂躪,滿園葉枯果落,不只今年沒有收成,由於枝幹發育受創,沒有徒長枝可供接穗,連明年都難以想望。

由於龍柏屬私人所有,農會並無強制移除的權利,多方協調,問題仍待解決。龍柏與梨樹互為宿主,缺一不可,少了龍柏,赤星病無從為患,梨是石岡鄉的重要產業,區區幾棵龍柏卻可能帶來浩劫,增添防疫的巨大成本,何秋英呼籲鄉民關心地方產業,梨產區不要種植龍柏,以免經濟命脈毀於旦夕。



本文摘自鄉間小路2008年7月號,由豐年社提供
>看詳細鄉間小路介紹
>快加入鄉間小路Facebook粉絲團
園藝文摘編輯部 iGarden Editor

華人園藝第一站!用心愛植物,就在 iGarden 花寶愛花園,精選進口花卉植物種子品種推薦,達人給您專業種花栽培建議。從 2000 年開始,我們持續耕耘園藝內容,累積豐富的資訊,想進一步了解本園藝部落格的故事嗎?就看-「iGarden園藝文摘Plus」單元簡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喜歡我們的主題嗎?留言給我們鼓勵與建議吧,也歡迎加入我們的臉書粉絲專頁,與花友交流~

栽培種花有問題?歡迎到 iGarden花寶愛花園本站 向園藝達人發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