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路上採集學】打包野地的清新


綬草是台灣原生,平易近人的蘭科花草,近期也被當作園藝盆栽種植

文字. 攝影. 插畫/ 坪林故事採集

春天真如阿嬤所說的「後母面」,性情丕變,乍暖還寒。春雨也隨之迎來,綿綿密密,交織成經典的坪林天氣,不過卻也因為溫暖的滋潤,萬物開始活躍了起來。從深沉的大衣中探出,迸出朵朵青翠的幼芽,啵!啵啵!放眼望去,一道一道幽微的回聲遊蕩在山林裡,忽強漸弱,有些還裝飾上粉粉的紅妝,或是淡雅的黃橙。

木精靈把手掌收在耳邊,「聽見她走路的聲音了嗎?」漫步在坪林聽看聞、用嘗的、甚至是身體都可以感受到,春天的步履從山下一步步爬上來!

我們走去河濱,一群白麻點緩緩地落在石壁上的樹林,那是固定冬去春回的小白鷺、牛背鷺耶!在附近的茶園來來回回撿拾農夫修剪下來的茶枝;在老街巷弄裡,比居民更繁忙的家燕也吱吱喳喳穿梭在家戶的穿廊,叼草啣泥,築起育兒的巢。

「很熱鬧吧!」陽光在潮溼的春色中難得一見,今天木精靈看起來格外開心,真是個適合散步的早晨。走著走著,遠方的阿嬤吆喝著:「你又閣來啊!做伙來挽菜啦!」

我們加入菜園阿公、阿嬤的行列,一起收成冬季殘留的芥菜、白蘿蔔,還要趁著晴朗的日子洗乾淨、切片、揉入鹽巴,再披晒在桿子、竹篩或是門簷、護欄,任何陽光可以親撫到的地方。也可以把它們與一層層的鹽巴交疊入缸,再壓上大石頭,等待時間的發酵。「阿嬤,莫怪你做的鹹菜、菜脯遮爾仔芳。」

坪林地區習慣用鼠麴草來作草仔粿
「這是佇咧曝啥物啊?」阿嬤翻著竹篩中的草,「這是鼠麴,欲來做粿的,清明拜拜的鼠麴粿。」

坪林這兒都是用鼠麴草來做草仔粿,從去年底開始,各家阿嬤都在瘋狂地採鼠麴草,尤其是入春後在田埂、路旁、開闊的草地上,都可以看到一叢叢粉綠的它,小勺狀的葉片有柔軟的絨毛,頭頂還會竄起長出一團鵝黃的花。摘下頂端幼嫩的部分,經過日晒、儲藏,就是做粿最好的材料。阿嬤喜歡鼠麴草特殊的草香味,都下重本加很多,粿的顏色呈現深墨綠,烏黑發亮,光想就流口水了!

鼠麴粿就像木精靈最喜愛的青糰,在糯米糰子混進春季的青綠色,不只鼠麴草,還可以用相似的鼠麴舅(阿舅年紀比較大所以花是灰褐色的,也不會聚成一球)、蠶寶寶食用的嫩桑葉、還有一種叫「ㄉㄨㄟˊ 啊」的葉子。

「堆~ 依~ 啊?」我還是發不出精靈語的奇異音調。

「你要多多練習啦!不然每次都是我講你的語言……不過那種葉子現在好難找,以前我們的衣服也是用它的皮織成的!」也是,精靈與自然一同生活,沒啥東西是自然中沒有的,可是農藥、除草劑、加上環境的開發,使得他們的生活空間、食物越來越少,只好一直往深山裡遷徙。

換個視角才能發現的綬草
我們來到一片平坦的草地坐下,木精靈拿出他喜愛的青糰與我分享,縮小版沒有包料的鼠麴粿,外面再用山芭蕉的葉子包起來,真的是春天的滋味。愉快的氣氛被一片淡紫色的通泉草,和明亮鮮黃的黃鵪菜花包圍著。

「唉!你趴下來,我給你看一個東西,」什麼啊?這麼神祕兮兮,「再低一點啦!」我幾乎全身躺在地上了。「你往前看,有沒有看到!」

「哇!這是?」一根根粉紅的花柱立在草地上,仔細看上面盤旋著一朵朵顏色漸層的大小蘭花。「沒看過吧!這也是春天限定。」木精靈悄悄地說,「以後要留心腳下,別踩到它啊!」

精靈視角才會發現的美,我默默記下了,明年春天,還要一起野餐喔。

(摘錄自 2020 年 4 月號《鄉間小路》)

【路上採集學】專欄作者 │ 簡介

坪林故事採集

原本是一個坪林在地青年的尋根之路,後來受到山林與鄉野的召喚組織團隊。他們發現隱藏在現代生活角落的神祕小精靈,一點一滴找回被遺忘的記憶與神祕的技能力量,將舊時與環境共好的生活延續到當代。將蒐集到的坪林人文故事記錄在臉書粉專「坪林故事採集」。





本文摘自鄉間小路 2020 年 4 月號,由豐年社提供
>看詳細鄉間小路介紹
>快加入鄉間小路 Facebook 粉絲團

鄉間小路相關文章

園藝文摘編輯部 iGarden Editor

華人園藝第一站!用心愛植物,就在 iGarden 花寶愛花園,精選進口花卉植物種子品種推薦,達人給您專業種花栽培建議。從 2000 年開始,我們持續耕耘園藝內容,累積豐富的資訊,想進一步了解本園藝部落格的故事嗎?就看-「iGarden園藝文摘Plus」單元簡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喜歡我們的主題嗎?留言給我們鼓勵與建議吧,也歡迎加入我們的臉書粉絲專頁,與花友交流~

栽培種花有問題?歡迎到 iGarden花寶愛花園本站 向園藝達人發問!